宴息大爷

你的毛衣跟着我回家了

灰二哥哥什么时候带我去跑步

(训练穿的应该是运动服但是绿外套太好看了想画嘻嘻!)

(计时器长啥样来着?)

【利韩】他的掌灯人

梗概:漫画背景。海港工程时期,某天韩吉的情绪陷入低迷,有多低迷呢?骚话都不会说了!而十分关注韩吉的的兵长希望能分担一些痛苦。


*

太阳很毒,虽有不绝海风吹拂,在室外走一天,对四体不勤的内地官员来说依然要命。终于把扎克等人打发上车,包含调查兵团,以及马莱工兵在内的相关人员都松了口气。


等人走远了,皮克西斯才来了一句:“原来讨人嫌的不是老头子我啊。”


只剩下瞭望塔行程。韩吉摆摆手示意萨沙可以撤了,看到萨沙用眼神又问了一遍,她点点头。于是萨沙欢天喜地地冲伙房去了。


凑巧赶上马莱工兵的民族节日,晚上有烟火晚会和一顿大餐。104期的几颗脑...

过不去

黎簇是被恶心醒的。
胃里一阵翻涌,他跌跌撞撞跑到浴室,吐得眼睛都红了,靠着墙往地上坐。他恍惚地想,原来醉酒他妈的这么难受。但再难受也还是比心里差了点。
苏万听到动静进来扶他,咋咋呼呼的说鸭梨你怎么喝成这样,倒在家楼下要不是我路过你怎么办啊。
黎簇看清了苏万的脸,问他:修好了吗?
“修是修好了……”
“给我。”
苏万被黎簇的眼神吓了一跳,犹犹豫豫地掏出一个U盘。黎簇把U盘往兜里一塞,囫囵起来去倒水喝,苏万边扶边絮叨:“你没事儿吧?我跑了好几个维修店,都跟我说相机芯片坏了,最后我……”
黎簇把另一杯水塞他手里,“这么晚了,你妈不催你回去啊?喝完赶紧回家。谢谢你啊。”
“哎我话还没说完呢——好好好,我...

秦老师这个藏服look让我恋爱。

(求求吴老板快上线,鸭梨一个人带队打boss好可怜哦。)

emmm… 想回家画完结果放着放着坑了。果然我对一张图的耐心只有两三天。本来是想学学金属螺丝画法的…就不继续画了。

暑假忙得头要掉了。除草。

生日快乐。我永远喜欢铁人.jpg

【利韩】不要你的血液徒流

四年空白期的妄想。

本来想正经一点写韩吉的责任什么的,经过三次元修罗场我只想给自己无脑发糖。可能有一点见仁见智的韩笠私货。

*全程中式表达,不然我不会写。

外链走起

有人想看吵架内容吗…


分享一下跟我师傅取的经。每个人背的东西不一样,截图是杨队。欢迎大佬们多科普呀。

© 宴息大爷 | Powered by LOFTER